T.C. 的瑞士Zurich大學與美國博士班錄取 – Biomedical PhD 申請

大多數的人與我連繫,都是藉由e-mail。不過,去年的九月,有個訊息卻是從 google plus/hangout來。 T.C.說他之前有寫e-mail與我連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收到他的信。也謝謝他的鍥而不捨,我也才有機會認識到他這位台灣的年輕學者。

除了美國學生之外,T.C.是少數全程都用英文與我溝通的台灣學生之一。T.C.告訴我,其實很緊張,不過我很高興他願意嘗試,之後更得知他只靠一些教材自己準備就通過了英檢考試,這顛覆了我以為台灣的學生必定到補習班報到的刻版印象。

由於他申請許多不同國家的博士學位 (integrative molecular medicine/biomedical…),每所學校SOP要求也不盡相同,有的甚至深入到要撰寫研究架構 (formulate hypothesis….. ),雖然T.C.從沒有接觸過這些 research proposal 取向頗重的文件,但是他領悟的很快,很多學術研究上的脈絡、概念他一點即通。

 

今年的二月,我們又連絡上。

在這期間,他除了參加了一些EPFL的skype 面試,在過農曆年的時候,他也才剛從Switzerland 的onsite interview (ETHZ/UZH) 回來,並且也確定目前拿到了Zurich大學的PhD offer。不過他還未能好好放假,因為迎接而來的,則是美國博班的interview。

雖然我一直在英語系國家受教育,不過,我十分認同有機會的話,到歐洲去深造也是很不錯的選擇。畢竟,現在全世界學術的人才到處流動,到歐洲也可以學習英文之外的另一個語言,與另一種不同的學術思維。

在過農曆新年的時候,讀到他寫的信,

“I really want to thank you for helping me revising all the documents required and giving me useful advice. They are definitely helpful for me to survive through the competitive application process. ”

雖然在美國感受不到任何的過節氣氛,這個農曆佳節,陸續收到好消息,很溫馨。